site stats
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廣告

閒聊問答
推薦文章
查看: 46827|回復: 6
babaymo 發表於 2016-4-22 19:31:26

27

主題

0

好友

160

積分
漫話古代貓奴

文| 阿莫

不只有今天的我們愛貓,其實,古人們對貓也有著極為特殊的感情。貓雖不在古人所謂的「六畜」(馬、牛、羊、豬、狗、雞)之列,但早在距今近大約三千年前,成書於孔子時代的《禮記》中就記載著每年歲末天子必備牲禮迎貓祭祀,以答謝貓咪們捕食田鼠、保護農產作物的功勞。

天子為貓咪祭祀看似不可思議,但實際上,中國古代宮廷之中的愛養貓風氣一直盛行。不少達官貴人都愛貓。

宋牧仲《筠廊偶筆》記載:「前朝大內貓狗,皆有官名食俸,中貴養者,常呼貓為老爺。」南宋權臣秦檜的孫女崇國夫人的愛貓走失,甚至勞師動眾的在京畿各處大肆搜尋。

到了明代,皇宮已經徹底淪陷為喵星人的領地:「明萬曆時,御前最重貓,其為上所憐愛,及后妃各宮所畜者,加至管事職銜。且其稱謂更奇:牝者(母貓)曰某丫頭,牡者(公貓)曰某小廝,若已騸者(被閹割後的貓),則呼為某老爹。

至進而有名封,直謂之某管事,但隨內官數內,同領賞賜。」(《野獲編》)有詩云:「紅罽無塵白晝長,丫頭日日侍君王。」這位丫頭,當然值得就是一隻可愛的小母貓了。

DSC0000.jpg

明宣宗畫的貓
在所有熱愛貓咪的皇帝當中,最登峰造極的就是明世宗朱厚熄。世宗對貓情有獨鍾,阿諛逢迎的官吏競相進貢寵物,而以貓為盛,以求封賞。

他最喜愛的寵物是兩隻漂亮的貓,名曰雪眉和獅貓。因為經常與貓兒一起逗玩,竟然可以二十多年不上朝。更離譜的是,世宗還以帝王身份舉行儀式,莊重地封雪眉為「虯龍」。

後來,虯龍死了,世宗幾天不吃不喝,將它葬於萬歲山,並立碑刻文,題名「虯龍墓」。另一位愛寵獅貓死後,世宗則命人用黃金鑄造一棺材,將它殮人其中,並舉行隆重的葬禮,還請當朝大臣為它作祭文。

侍讀學士袁神的祭文中有一句「化獅為虎」的頌詞大得世宗的歡心,不久,他被提升為少宰,時稱「青詞宰相」。明朝功臣名臣眾多,卻沒有誰受到過這兩隻貓兒般隆重的禮遇。

除了達官貴人之外,文人墨客也極愛貓。

有熱愛看貓玩耍的:「聘得狸奴制小名,潛來時見問金睛。裙邊袖角才相探,又向花陰戲晚晴。」(清·陳崇光《題貓蝶圖》)

有用貓暖被窩的: 「好詩讀罷倚團蒲, 唧唧銅瓶沸地爐。 天氣稍寒吾不出, 氍毹分坐與狸奴。 「(劉仲尹《不出》)

「白玉狻猊籍錦茵, 寫經河上淨明軒。高眠永日長相對, 更為冬裘共足溫。」(張無盡《貓詩》)

還有為了貓咪忍痛割愛的:宋代張舜民有一首非常有意思的詩,標題​​就叫做《焦君以錦雞為贈,文彩可愛,性複馴狎,終日為家貓所困,因遂挈還,仍嗣短句》,翻譯成白話大意是:「焦君送我一隻錦雞,長得又漂亮又溫順,可惜我家的貓大爺天天欺負它,沒辦法,錦雞還是還給你吧!」

DSC0001.jpg

(同上圖)
古人把野貓叫做狸,家貓叫做狸奴。為了「狸奴」折腰的文人中,最有名的「痴漢」大概是詩人陸游。而他的一系列詠貓詩,極為有趣地展現了他如何從一個普通人淪落為貓奴的心路歷程:


《贈貓》其一
鹽裹聘狸奴,常看戲座隅。
時時醉薄荷,夜夜佔氍毹。
鼠穴功方列,魚餐賞豈無。
仍當立名字,喚作小於菟。


在剛剛獲得小貓的時候,陸游還抱著功能性的期待,即讓其為自己捉鼠,甚至給它取名為「小於菟」(小老虎),希望它能夠像老虎一樣驍勇善戰。


《贈貓》其二
裹鹽迎得小狸奴,盡護山房萬卷書。
慚愧家貧策勳薄,寒無氈坐食無魚。
執鼠無功元不劾,一簞魚飯以時來。
看君終日常安臥,何事紛紛去又回?

《鼠屢敗吾書偶得狸奴捕殺無虛日群鼠幾空為賦》
服役無人自炷香,狸奴乃肯伴禪房。
晝眠共藉床敷軟,夜坐同聞漏鼓長。
賈勇遂能空鼠穴,策勳何止履胡腸。
魚飱雖薄真無愧,不向花間捕蝶忙。


到了這時候,陸游已經開始逐漸淪陷:讓貓終日在書房相伴,共同看書睡覺。並不遺餘力地讚美:我家大貓真是好,能幹可愛不偷懶!不肯看花玩蝴蝶,每天捉鼠護書忙。我沒供他魚和肉,慚愧自己太貧窮!


《贈粉鼻詩》
連夕狸奴磔鼠頻,怒髯噀血護殘囷。
問佢何似朱門李,日飽魚飱睡錦茵。


《二感》
狸奴睡被中,鼠橫若不聞。
殘我架上書,禍乃及斯文。
乾鵲下屋簷,鳴噪不待晨。
但為得食計,何曾問行人。
惰得暖而安,飢得飽而馴,
汝計則善矣,我憂難具陳。


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陸游發現貓咪已經逐漸開始懈怠:成天就知道吃和睡,老鼠走過他面前,完全視若無睹。一旦餓了,貓大爺就開始折騰,直到餵食才罷休,簡直愁死了鏟屎官陸游。


《嘲畜貓》
甚矣翻盆暴,嗟君睡得成!
但思魚饜足,不顧鼠縱橫。
欲騁銜蟬快,先憐上樹輕。
朐山在何許?此族最知名。


陸游簡直要被貓大爺氣死了,不僅不捉老鼠,只會吃魚,還成天爬樹捉蟬,踩翻食盆,簡直頑劣不堪!原來貓咪這種生物就是這麼頑劣!然而儘管這麼抱怨,陸游還是盡心盡力伺候著他的貓,甚至寫下了:


《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》
其一
風捲江湖雨暗村,四山聲作海濤翻。
溪柴火軟蠻氈暖,我與狸奴不出門。
其二
僵臥孤村不自哀,尚思為國戍輪台。
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。


世人最為熟知的大概是第二首,殊不知陸大詩人對國民的憂思乃是風雨大作之日在家裡烤得暖暖的,揉著貓感概出來的罷。「我與狸奴不出門」一句,寫盡了對其的無限寵溺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陸游詩中提到的「裹鹽迎狸奴」源於古代的習俗。

宋朝人把接貓回家當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像娶妾一樣,要給出「聘禮」——當然,不必像娶妾一樣給什麼珍珠翡翠白玉鎖,但是給一定數量的鹽或者魚卻是必須的。

《貓苑》張孟仙刺史雲:「 吳音,讀鹽為緣,故婚嫁以鹽與頭髮為贈,言'有緣法' 。俗例相沿,雖士大夫亦復因之。今聘貓用鹽,蓋亦取' 有緣' 之意。 」 此說近理,錄以存證。

又云,貓既用聘,亦可言嫁。因憶年前餘客江西,官常中,有以「嫁貓」 二字為題徵詩。

還有一個很有趣但真假難明的說法,說如果是主人的貓所生的小貓,那麼就要給主人鹽。而如果是野貓的小貓或者貓販子的貓,就要將小魚穿成一串,給母貓送去,表示鄭重。

黃庭堅《乞貓詩》就有云:「秋來鼠輩欺貓死, 窺甕翻盆攪夜眠。 聞道狸奴將數子, 買魚穿柳聘銜蟬。」意思是說秋天家裡老鼠太多難以入眠,聽說有母貓要產子,趕快買點兒小魚乾,去請一隻小貓跟我回家呀。

DSC0002.jpg

文徵明畫的貓

除了「聘」外,也有用「納」字。納貓要看黃曆。《仝上》中記載,納貓日,宜甲子、乙丑、丙午、丙辰、壬午、庚午、壬子、庚子、天月德、生炁日,忌飛廉、受死、驚走、歸忌等日。

此外,還有一套儀式,抱貓走在路上,遇到溝壑不平得用石頭填平了才走過去,從吉位進屋,帶貓拜堂灶及犬,插根筷子在土堆上,求貓不要在屋里拉屎,求過了才能讓貓上床睡。真是一群「可憐」的古代貓奴們!


此外,文人們給貓取名字也特別風雅,基本都是根據花色起的不同花名,白貓嘴上有斑紋的,古人叫「銜蟬」「銜蟬奴」,還有叫「玉面狸」「天子妃」、「蕭妃」,「崑崙妲己」等等。為了更好地稱呼各位「主子」,古人可謂煞費苦心。


除了文人愛貓之外,不少畫家也愛畫貓。有一句俗話叫「狗來富,貓來貴」。「貓」諧音「耄」,具有祈求長壽的吉祥寓意,成為入畫的好題材。畫史記載,如唐代的盧弁,宋代的李迪,明代的李孔修、陶成,清代的阿爾稗、沈振麟等等都是著名的畫貓名家。


在宋代郭若虛的名著《圖畫見聞志》裡,他所著錄、介紹的唐代畫家中,就有長安人刁光胤,一位以「工畫龍水、竹石、花鳥、貓兔」出名的畫師;而五代時期的江南畫家何尊師,亦「善畫貓兒,今為難得」。


而國家史記《宣和畫譜》中則載錄了五代畫家李靄之,他「尤喜畫貓」、「畫貓尤工」;並也提到了何尊師「尤以畫貓專門,為時所稱」,禦府內竟藏有他的貓畫三十餘件。有意思的是,這位何尊師,人們最初只知其姓何,並不知其大名,因其貓畫出色,​​人們乾脆就尊之為「師」,稱「尊師」。人皆言「愛屋及烏」,到了這裡,算是「愛貓及人」了。


大師任伯年也愛畫貓。吳昌碩先生還為任伯年的貓畫寫過一段很有趣的跋文:「貓面如人耳如虎,勢欲捕鼠聽為主。伊誰畫者任先生,古意似奉尊罍簠……武后戒畜愁扼喉,牡丹吐艷日正午。眠有氍毺食有魚,貓耶貓耶伴阿姥。」

DSC0003.jpg

任伯年畫的貓

也許正是因為貓憨態可掬,懵懂無知,天真可愛,又代表著這種「眠有氍毺食有魚」和「牡丹吐艷日正午」的美好日常情趣,才特別讓人憐愛,也讓人容易原諒吧。

正如張之萬在寫信給張之京時說:「香濤(張之洞)性喜畜貓,臥室中常有數十頭,每親自飼之食。貓有時遺矢於書上,輒自取手帕拭淨,不以為穢。且向左右侍者說:'貓本無知,不可責怪,若人如此,則不可恕。'"
 精彩推薦

光著腳丫旅行 發表於 2016-4-23 08:37:00

267

主題

0

好友

1550

積分
在古代貓的地位就挺高的了
我不是龍騎士 發表於 2016-4-23 15:41:22

24

主題

0

好友

166

積分
看來從古早的時候 喵星人就在虐待人類了XD
約妹耐kk6898 發表於 2018-6-18 20:10:09

0

主題

0

好友

43

積分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
學生妹LV1319 發表於 昨天 19:46

0

主題

0

好友

21

積分







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會員

返回頂部
重要聲明:本網站為提供內容及檔案上載之平台,內容發佈者請確保所提供之檔案/內容無任何違法或牴觸法令之虞。卡卡洛普無法調解版權歸屬等相關法律糾紛,對所有上載之檔案和內容不負任何法律責任,一切檔案內容及言論為內容發佈者個人意見,並非本網站立場。
部落客註冊 徵才 卡卡暗部 連絡我們 Copyright © 2009 www.Gamme.com.tw